400-116-0966  工作日:9:00-17:00

资讯动态
行业资讯
“三套利”监管袭来 10万亿信托通道业务进入冬天
作者: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时间:2017-04-13   点击:69

    “资管混战”时代,看起来并非针对信托的文件却与信托业息息相关。

  近期银监会动作密集,除实施一系列行政处罚外,还先后下发《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下称“46号文”)、《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下称“6号文”)等多份监管文件。

  “现在要准备过冬啊。”一位华北地区信托经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我了解同业都在准备应对检查或者自查的过程中,没什么项目审批,这样导致我们也没什么业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6号文中主要涉及房地产信托业务、融资平台业务、通道业务,46号文重点整治“三套利”更是剑指信托通道业务。

  “一是防范市场风险,如房地产信托风险;二是防范合规风险,如地方平台不得违规新增融资已经三令五申;三是治理监管套利,重申监管的有效性,比如不良资产不洁净出表等。”中铁信托副总经理陈赤称。

  多位受访人士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长远来看强监管旨在促进行业健康发展,但短期而言对信托业通道业务影响颇大,未来通道业务增长将面临瓶颈。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信托业资管规模达20.22万亿,其中单一资金信托占比50.07%,为10.12万亿。

  6号、46号文去杠杆

  金融去杠杆正逐步落到实处。

  近期先后下发的6号文、46号文,引发广泛热议和解读。海通证券600837)首席宏观债券研究员姜超认为,文件下发,意味着银行监管加强,金融去杠杆延续。

  “以前信托被做为部分机构加杠杆的工具,现在都在降杠杆,信托的业务肯定要受到影响,这点应该是毋庸置疑的。”前述华北地区信托经理称,“调整是早晚的事,终于来了。”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6号文中,直接与信托相关的条文包括:“重点关注地产信托业务增量较大、占比较高的信托公司”;“创新风险防控手段,发挥好信托业保障基金作用”。

  华融信托研究员袁吉伟称,因为现在房地产资金需求较大,信托报酬率较高,信托参与还是比较积极,不过当前监管趋严,各地纷纷加码限购政策可能对该类业务带来潜在风险,因此“不排除未来会有一些窗口指导”。

  信保基金如何成为创新风控手段?此前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称,“就像央行定向降准一样,保障基金也可以定向降费。比如一定时期通道业务做得太多了,都反映说是害群之马,那我们就可以采取监管措施,把通道业务的费率向上调整。”

  6号文中与信托相关的其它内容还包括,“不得违规新增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严禁接受地方政府担保兜底”及“新开展的同业投资业务不得进行多层嵌套”等。

  需要说明,融资平台类业务作为信托公司的重点业务领域之一,目前正面临地方债的挤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近段时间仍有中型信托公司融资平台信托产品提前结束。该司人士解释称,近期财政部、银监会查兜底函比较多,同时政府部门对于资金价格要求较严苛。

  如果说6号文只是涉及同业业务,那46号文则对信托同业业务进行了极为细致的规定。如“监管套利”方面,是否存在通过各类资管计划(包括券商、基金、信托等)违规转让等方式实现不良资产非洁净出表或虚假出表;是否存在通过借助信托等通道方,设立定向资管计划等模式,规避资本充足指标等。

  “空转套利”方面,是否存在信贷资金被挪用于买信托等现象;“关联套利”方面,是否存在借道其他银行、信托等同业机构向关联方间接提供授信资金,规避向已发生授信损失的关联方授信的情况等。

  袁吉伟认为,虽然46号文中涉及的“套利”规模不太好估计,但是相应的操作违规肯定存在,如在一季度末MPA考核时,银行通过信托出表的需求就很大。

  通道规模增长或临瓶颈

  虽然新规刚出,但是影响似乎已在显现。

  “最近感觉到通道业务报的少了,原因是我们大部分用银行的钱,现在发现银行的钱不好出,可能是有些项目银行内部把控偏严格。”一家中型信托公司业务负责人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截至2016年末,信托业资产规模达20.22万亿,业内人士认为约一半是通道业务。据华泰证券601688)研究员沈娟测算,假设融资类信托80%和事务管理类信托80%为通道业务,则通道业务体量约为10万亿,占总规模一半左右。

  需要说明,去年下半年以来的信托资产规模快速增长被认为与“通道业务”回流相关。通道受限后,未来信托业的增长动力也引发部分业内人士担忧。

  陈赤称,从长期来看,监管旨在促进金融业健康发展,但是短期来看,房地产信托业务、信政合作业务都会受到限制,最受影响的可能是通道业务,“可能不仅是增量业务了,或许还涉及到存量业务,如果说政策实施较严格,通道业务资产规模增长速度可能要下滑,不排除负增长。”

  有业内人士指出,根据各家信托公司业务构成不同,文件对68家信托公司影响不一,其中对银行系信托公司影响相对更大,因为其同业金融业务可能占比较高。

  “去杠杆不是一场风,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监管可能是希望让各金融机构能回归主业,因此信托公司要做长远打算。”光大信托研究员罗凯称。

  业内人士认为,未来信托差异化转型路线,一是升级传统融资业务,发展新型“实业投行”;利用横跨多市场优势,发展资管服务,TOT大有可为;发展家族信托等财务管理业务,为高净值客户提供全系列财富管理服务。

  银监会信托部主任邓智毅称,目前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等一系列改革措施,以及社会财富的不断积累、人们更高的精神文化需求,都给了信托公司通过发挥制度优势、回归信托本源来做大做强信托业的历史机遇。“信托公司要牢牢把握这一机遇,专注于信托、专业于信托、专长于信托。”

  “我现在手头的项目很少,主要就是看看ABS、类资产证券化这块能否去突破一下,再就是房地产这块,找找看是否有REITS的机会。”前述华北信托经理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