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116-0966  工作日:9:00-18:00

资讯动态
行业资讯
通道业务回流 信托业一季度重拾高速增长
作者:  来源:和讯网  时间:2017-07-03   点击:40

  信托业迎来久违的高速增长。

  近日,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1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为21.97万亿元,同比增长32.48%。要知道,信托行业保持这样增长的一幕还是在三年之前。

  而如此高增速背后则是通道业务回流、房地市场回暖带来融资需求大增以及信托转型摸索新业务所催生的。

  不过,随着今年3月末银监会整治金融机构“三违反”、“三套利”行为的推进,信托通道会受限,未来信托业能否保持的这种高速增长还需进一步的观察。

  通道业务回升

  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信托全行业实现经营收入216.80亿元,同比增长0.84%;全行业实现利润总额155.37亿元,较去年同期上升11.11%。信托行业管理规模达到21.97万亿元,同比增长32.48%,环比增长8.65%。平均每家信托公司规模为3230.4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信托资产规模同比增速自2016年2季度触及历史低点后开始回升,今年一季度同比实现30%以上的增幅。这背后信托行业发生了什么?

  国内知名信托专家、西南财经大学兼职教授陈赤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信托资产增速回升主要原因可能是通道业务的上涨所致,很多通道业务回流到信托行业。如私募管理类业务明显增加,一些券商和基金子公司做银行理财业务的通道被暂时收紧,原来很多银行委托基金子公司和资管公司来做的业务都归并到信托公司,这样规模上升特别明显。

  此外,陈赤表示,信托资产规模的增加和跟房地产市场的繁荣息息相关。从去年开始,房地产市场融资需求大量增加,这部分信托资金的资金是带动增长的一个原因。同时,信托公司在转型过程中摸索了一些新的业务,包括资产证券化、PPP方面的信托业务、消费信托等,这些新业务的增加也促进了信托资产规模的上升。

  中信建投研创部袁路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称,“信托资产规模的增加很明显主要也是通道业务的高速增长所致。从去年开始,逾百分之九十信托管理资产均为事务管理类信托,而且事务管理类去年约百分之五十的业务都是在第四季度完成的”。

  此前2016年7月28日,银监会加急下发《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向商业银行征求意见。商业银行理财计划仅可通过“符合银监会关于银信理财合作业务相关监管规定的信托公司发行的信托投资计划”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资产。也就是说,过去可以做非标资产通道业务的基金和券商,以后都不能做银行通道业务了。

  在1季度中国信托业发展评析中,西南财经大学信托与理财研究所表示,信托资产规模与宏观经济增速之间存在一定共振,受1季度经济明显好于预期的影响,信托资产同比增速较高。信托资产规模基数不断扩大,高速增长阶段已是过去式,在发展持续放缓的趋势下,能够实现30%以上的增速,一方面得益于经济基本面的宏观驱动,另一方面则源于信托公司对实体经济结构调整方向与节奏的把控。

  数据显示,相比2016年年底,今年一季度,单一资金信托余额增加近5300亿元,管理财产信托增加近5200亿元。

  虽然信托资产规模持续增加,但一季度,信托全行业实现经营收入216.80亿元,环比下降43.75%;利润总额155.37亿元,环比下降38.63%。对此,陈赤称,一方面体现了通道业务增加对于信托公司而言是不太赚钱的,另一方面也体现出,目前经济并未明显回升的环境下,各家信托公司还是比较谨慎地在拓展新的业务,而并未大规模地拓展主动管理的业务,即自身要承担风险的业务。

  高增长能否可持续

  随着银监会推进整治金融机构“三违反”、“三套利”行为,信托行业能否保持资产管理规模的高速增长吗?“一季度信托资产管理规模增长仍未受到今年3月末政策的影响,仍然存在制度红利在里面。但是,随着宏观货币政策收紧,银行政策的收紧,信托公司之前依靠通到业务增长速度应该会下降。今年二季度信托资产规模应该会下降。”袁路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一位一线信托从业人士也直言称,“自己基本不做通道业务,通道会把业务团队给做死。信托公司有些通道可以做形成利润,可以作为股东分红,从商业投资来讲是有合理性的。但从从业人员不倾向与做这个业务,更加愿意做主动管理类业务,这样既可以创造自己的价值,也为股东创造价值。”“前段时间整个金融监管可能有点疾风暴雨的现象,在前段时间集中性体现。经过一段时间实践之后,监管可能会更加的恢复理性化。监管形势表面看确实很猛,但也确如监管部门所言,大多是重申原来的一些监管要求,只要把原来的监管要求落实下来,让信托公司及其他金融机构进一步树立起这种合规的意识。”陈赤对经济观察表示。

  陈赤表示,随着通道业务的收缩,信托公司应发挥自身具备的优势。第一是监管差异化优势。比如说很多融资类业务,比如银行对它的监管更严格,银行自身做不了。信托公司监管并没那么严格,且信托公司掌握的金融工具很多,信托公司可以去做一些。第二,发挥信托公司金融功能优势,金融工具的多样性。银行主要做信贷业务,券商和保险公司能做一些股权投资类业务。但是,从信托来说,融资类业务、股权投资类业务、二级市场类业务均可以做。其次,信托行业应体现信托制度的优势。首先从融资类业务向资产管理业务转变,再进一步向财富管理业务进发。

  陈赤表示,信托行业发展主要有三个阶段。前两年信托发展时初级阶段主要债权融资类为主,现在信托行业发展面临由初级阶段向中级阶段过渡;中级阶段一方面需要大量的债权类业务,同时也有大量资产管理类业务,双轮驱动;高级阶段时期,债权融资类业务基本上被边缘化,更多的是资产管理类业务+财富管理类业务。

  “目前也有一批信托公司先知先觉,向这个方向去努力。当前阶段,信托公司构建五大业务支柱。第一个是构建融资类债券融资类业务;第二个是资产管理类业务;第三个支柱是财富管理类业务;第四个是受托服务类支柱;第五个是投行类业务;但大部分公司不能把每项都去发展,要根据信托公司资源禀赋的条件,自己选择权衡。但单一业务模式,风险压力可能会更大。”陈赤说。

  上述一线信托从业人士称,“团队更愿意去做主动管理类业务,通道业务像“工人一样,流水线操作”,优势不是来自团队个人能力、专业属性,而是来源于信托牌照,信托从业人员应该做点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即使信托公司通过通道赚了钱,也不是团队赚得钱,是股东赚得钱,因为牌照是股东拿来的。”